陸坡影評:【幸福路上On Happiness Road】台灣動畫的新起點

原文出處:【LUPO ALL COMMENT】http://kevinmoleaf.weebly.com/text/3546026

魔法阿嬤之後的新一代心裡的動畫故事
要一個台灣御宅舉出他喜歡的動漫畫可能說也說不完,但要一位阿宅舉出他可以推薦的台灣動畫,十個有九個會想起那部在在金馬被批為「怪力亂神」的經典作品《魔法阿嬤》。其實台灣動畫在國際上得獎跟表現傑出,但多半是落在得獎片與藝術動畫的鎂光燈,欠缺的是商業性和一個把故事說好的能力,還有最重要的是台灣觀眾不在用刻板的眼光看待動畫表現的魅力。


首先於金馬影展發光的動畫《幸福路上》以女孩小琪的成長故事,帶著觀眾看見台灣三十多年的時代變遷,以心裡掙扎,小時候的幸福很簡單,但長大以後為何幸福卻越來越難?以新世代的眼光,看見自我的掙扎;台灣大時代下的變遷,遺憾和美好從來不會離開,但也不會永遠逝去。

台灣從過去其實不斷的嘗試手繪動畫,雖然有著迪士尼代工的硬底子,也接過日本動畫的外包產業,但在美日作業流程和學校與業界嚴重脫軌的情況下,使得台灣的動畫產業鏈變得岌岌可危,甚至一度流水溜。曾有動畫人指出:「台灣將動畫師都當成動畫監督才培養。」這其實是危險的,以製作動畫為主題的日本動畫《白箱》或是迪士尼的紀錄片等,不管是美國或日本的動畫產業鏈,導演固然重要但其他職業也是相對的,動畫不是一個單打獨鬥的行業。

提到台灣動畫,《魔法阿嬤》可以說是一個經典代表作品,不僅反映出當時的台灣社會風俗,還以鬼怪與祖孫之間的情感做為動畫的故事主軸,即使到今雖說畫面表現還是有些許瑕疵,但不能否認它生為好作品的地位。而手繪長篇動畫《幸福路上》在某方面承襲《魔法阿嬤》的社會寫實又帶點奇幻感,與過往以傳統中國故事《梁祝》或宗教動畫《鑑真大和尚》、科幻動畫《靠岸》、《夢見》不同,是一個全新屬於台灣人的記憶與故事,甚至更貼近這塊土地。

在動畫人物與整體完整性《幸福路上》可說是台灣動畫難得一見的亮眼,甚至可以說是流暢且人物記憶令人深刻。美術的表現上動畫賽璐璐與插畫風格材質的並行表現可圈可點,絢麗又不過度,與故事情節環環相扣,甚至展現出小女孩的內心那有著無限想像力的世界。在劇情與各個角色故事的交代也是如今原創故事來說貼近於完整,口白與情感的運用也相當貼切,可說是一部可一改台灣動畫粗枝爛造和劇本空洞等陰霾,且不「幼稚化」的表現手法更是值得讚許。

但在一些轉場的銜接上《幸福路上》的故事雖然完整,轉場卻處理的不太流暢,雖然畫面是銜接的,那故事虛實的轉換卻無法讓觀眾立刻意識過來。並且因為故事節奏相當緊湊,也少了一些可以放慢步調讓心情沉澱的時刻,但結尾的收場不拖泥帶水,且在少女的成長、家人之間、朋友與台灣這社會,這部動畫可說第一次讓新一代的年輕人看見他們認識的台灣風貌與日常,也更能將自己投射到女主角小琪的惆悵與迷惘,在不知如何幸福就要做出選擇的未來那種無助感。

雖然與《魔法阿嬤》動畫相似《幸福路上》也用了類似祖孫之間的情感,與小小逗趣的祖靈魔法,但《幸福路上》在某方面不避諱的保留那些台灣時代的錯誤與正在改變和前進的每一步。從外國月亮圓到漫漫回家路,就像電影說的:「幸福到底是什麼?」台灣或女孩小琪該如何選擇才能獲得幸福,這不是一個從此以後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因為幸福從來沒有永遠,就算人事已非生活還是得過,家永遠有難唸的經,但卻不阻止人去努力獲得幸福。

《幸福路上》在預告上表現含蓄,將更多的驚艷放在動畫知中,並在看完以後會發現台灣動畫還是有著不少人默默耕耘,努力的創作不同日本動畫與歐美市場一種屬於台灣的風貌,導演將這部作品成了獻給家人與台灣的情書,透過一筆一畫讓觀眾再次看見台灣手繪動畫的可看性,與能說出吸引大小朋友的故事,台灣動畫不在只是定位於兒童專屬,而是不分年齡都能享受的動畫電影作品。這不只是一部在台灣的故事,而是個重新認識台灣動畫的全新感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